油脂去庫不及預期 豆棕拖累菜油下行

2019-10-09
 

申萬期貨研究所

一、事件

8月份,菜籽油價格出現了一波快速的上漲,一度創出2年半的新高。但是,9月底的最後5個交易日,菜籽油價格下跌近5%,9月份以來持續下跌,價格又回到8月初剛上漲時候的水平。

二、驅動因素及未來發展

從菜籽油本身的基本面來看,並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供應偏緊的預期依然存在,仍然需要和其他食用植物油保持高價差以抑制消費。油脂去庫存的預期迅速降溫,導致豆油和棕榈油價格持續回落,拖累菜籽油價格下行。未來菜籽油的價格還將受到豆油和棕榈油價格影響,外部市場或許是四季度和明年初的關鍵。

菜籽油本身供應偏緊預期不變

3月份以來,中國海關對進口菜籽的檢驗趨嚴,中國油廠從加拿大采購菜籽趨于謹慎,1-8月份,中國進口菜籽218.9萬噸,去年同期進口330.9萬噸,同比減少33.5%。1-8月份,中國進口菜籽油97萬噸,去年同期進口84萬噸,同比增加15%。如果把菜籽(按42%的出油率)折算成菜籽油,則1-8月份,國內菜籽油的進口端供應爲189萬噸,去年同期爲223萬噸,同比減少15%。

9-12月份,這一情況預計將延續,因爲可采購的非加拿大菜籽數量有限,去年9-12月份進口菜籽145.7萬噸,預計今年進口菜籽數量將少于100萬噸。去年9-12月進口菜籽油47萬噸,今年要看非轉基因菜籽油的進口會否大量增加,預計進口菜籽油總量在30-60之間波動,總體來說,9-12月份,進口端菜籽油的供應也比去年同期要少。所以,仍然要求菜籽油價格和其他食用植物油價格保持較高的價差以抑制菜籽油的消費。這樣,菜籽油的價格間接地和其他食用植物油價格捆綁在了一起。

油脂去庫不及預期

8月份油脂的快速上漲得益于油脂去庫存的預期。6-8月份,豆粕的需求受華南、西南、華中地區再次爆發大規模的非洲豬瘟影響,豆粕的提貨同比減少9.2%(1-5月份同比減少2.6%),同時,1-6月份大豆進口量3828萬噸,比去年同期的4486萬噸減少8.5%,連續4個月低于市場的預期,在這樣的背景下,市場預期下半年豆油庫存將快速下降,到年底,豆油庫存可能從140萬噸下降到80萬噸以下,帶動三大食用植物油(豆油、菜籽油、棕榈油)的總庫存從250-260萬噸下降到180萬噸,回到2016年的庫存水平。但是,實際上,8月中旬以來,三大食用植物油的總庫存基本沒有變化,雙節備貨結束之後,豆油現貨成交變差,價格疲軟,市場對于油脂去庫存的預期開始動搖,導致豆油和棕榈油價格持續回落,拖累菜籽油價格下行。

國內食用植物油的總體需求沒有增長,市場還是在圍繞供應端講故事。大豆和菜籽這2個主要油籽進口的減少,短暫引發了油脂去庫存的預期,但是食用植物油的直接進口量今年大幅增長,彌補了油籽進口的減少,使得油脂的供需缺口並沒有預期中那麽大。其中,棕榈油得益于其價格優勢,進口量同比猛增60%多,而棕榈油價格受到産地供大于求的影響難以大幅拉升,反而在産地出現庫存上升預期後,價格回落。

外部市場或成未來2個季度的關鍵

四季度,無論是國內菜籽油本身的基本面還是油脂整體的基本面都不太可能出現太大的超預期的情況,如果僅此而已,菜籽油價格表現爲震蕩的概率較高。不確定性將主要體現在外部市場。

隨著美國大豆産量的逐漸明晰,CBOT市場可能在10-11月出現季節性的低點。之後,CBOT大豆和豆油的價格將受到南美大豆播種情況和中國的大豆采購進度的影響,由于今年美國大豆産量同比大幅減少,推動全球大豆産量減少2000萬噸左右,所以這個種植年度的南美大豆産量不容出現大幅度的減少。另外,美國大豆的出口預期也已經比較充分地考慮了全球的貿易局勢,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現在的CBOT大豆和豆油的價格更接近于底部區間,易漲難跌。

此外,另外一個重要的外部市場——馬盤棕榈油,市場的關注點在于明年印尼的生物柴油政策和産地棕榈油的庫存變化。今年4月份以來,産地的棕榈油庫存回升,但是回升的速度非常慢,由于今年産地的降雨量比往年要少,市場一方面對産量出現意料外的下降有所預期,另一方面,如果明年印尼的B30政策得以實施,將大大增加印尼本國的棕榈油消費,則全球棕榈油供大于求的格局可能將發生根本轉變,這對全球油脂市場都將産生重大影響。

如果全球大豆供應繼續大減,而棕榈油出現需求大增,則全球油脂將出現連續的供不應求,全球油脂庫存消費將大降,將推動油脂價格上漲。所以,上遊外部市場的不確定性,或許將成爲未來2個季度整個油脂市場的關鍵。當然,如果美國大豆産量超預期、南美大豆種植、生長正常,印尼的B30政策推行遇阻,則油脂市場大概率還將維持低位震蕩,繼續等待供需矛盾的下一次激化。